7.12.12

我的《那些年》(二)

我家住在安邦新村六巷四三八号,相隔几栋房子有一间板厂,是六巷的地标。这里的房子都不照门牌号顺序,我从来不知道有没有四三七号,会不会也在六巷里。

一天放学后,我像往常一样搭176回家,遇上杨家两兄弟。巴士上,我们没有说话。奇怪的是,他们竟然在六巷路口下车!不会是要跟踪我吧!我虽然住在六巷,可是因为那里狗很凶,我通常都会绕远路在三巷路口下车走回家。难道他们就住在我不知道的四三七号?四三七号到底在哪里?

第二天去到班上问明白后才发现原来杨家两兄弟的外公外婆就住在我家附近,走路还不到一百米相隔两栋房子而已。
“我无见过你既?”
     “我够无见过你啰!”

杨雄锦,在班上总是嬉皮笑脸地,讲话拽得很。我对他欠好感。他和黄国诚坐在一起,后座还有Rajan。Rajan的牙齿和校服总是那么洁白,不过也是瘦瘦干干地,营养不良的样子。班上有个马来男生挺帅的,名字叫Mohd Yazid,他笑起来像极了TVB的马国明!其余的脑海中记得的名字大概还有皱眉的Mohd Fikri,大只佬Azizul,矮子Amin……

有一天,杨雄锦跑过来问
“你知吾知我地班有四大禽兽吖?”
     “??四大禽兽?”
“你吾知啊?我话你知,佢地嘛系啰!” 说完指了指前面几个同学。郭美凌、刘晓欣、吴岭雁和廖雪丝。
     “点解佢地系禽兽既?”
“你睇佢地,成日挂住读书,纵吾系禽兽系咩!”
     “……”
“甘勤力读书做咩,我地尼D吾读书,迷一样上1A1,番学要enjoy,吾茂按gin炯。”


杨雄锦哥哥,我也很爱读书的……
这是不是叫损友?这位损友超爱Beyond。

 后来留意她们四人,其实也没怎么啊!考试前的数周会争取时间积极啃书,可是一旦过了考试,往往她们说话的声量是盖过班上其他人的。刘晓欣喜欢听郭富城的歌,曾经借了《分享》这专辑给我听。依稀记得她的嘱咐:不要弄不见,不要弄破,不要借太久……

郭美凌住在安邦新镇,很靠近我住的地方。有时还会碰见她一起搭巴士回家。她为人亲切、平易近人。我很喜欢和她聊天。我觉得她总是有漫溢的思维供我参考,往后数年,我们一直维持良好的友谊。

吴岭雁——名字很有古典美,长得蛮高,唱歌声调也高,偶尔还会情绪失控。印象中最常听到她在歌唱比赛中唱《海鸥》。我觉得吴岭雁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天空上翱翔不食人间烟火,我总是搞不懂她的频道,所以只能当普通朋友。

小六开始,就爱听流行歌曲的我,经常把歌词当抄书一样抄了好几本,还用了相当美的礼物纸包好。祝你一路顺风—吴奇隆、谢谢你的爱—刘德华、秋来秋去—叶倩文、还有山脚下男孩等等。廖雪丝看着我用心地抄写歌词,对我说:“这些等你长大以后,你会觉得其实很浪费时间。”结果,我还是没听进去,足足抄了四本歌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